广州旧家具玻璃瓶定点处理 收垃圾用上"大数据"

2017-12-18 14:19:00 金羊网-新快报 分享
参与

制图:廖木兴

  广州多区实现垃圾100%无害化处理,但政府部门、公益机构表示垃圾分类仍需加快推进

  “老人习惯把什么都攒在家里,我们想送不知道给谁,扔掉了又觉得可惜,小孩也没有这种意识。”前不久,在广州一所中学举行的旧衣回收活动中,学生家长曾女士讲了一家三代人对待旧衣物的不同态度,同时也提出了疑问,那些挤占家庭空间却仍有利用价值的旧物品,怎样才能得到恰当的处理?

  今年11月底,广东省有关部门关于检查城乡生活垃圾处理条例实施情况的报告显示,全省城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96.3%。不过,生活垃圾处理工作与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相比仍有较大差距。近日,广州市有关部门表示,明年将创建300个生活垃圾分类样板小区(社区)。到2020年,广州力争基本建立生活垃圾分类运行管理体系。新快报记者走访广州市内多个区,发现目前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100%,垃圾分类、处理日趋成熟,旧家具、废弃玻璃定点回收,荔湾区西村街在回收垃圾时用上了“大数据”。不过,垃圾分类也存在一些问题,如推进还有待加强,“垃圾管理靠大家”的社会氛围尚未形成等。有环保人士表示,生活垃圾还需要从源头上进行减量。

  ■白云区

  现象:每年产生大件垃圾1.2万吨

  探索:每月处理约500车次旧家具

  “我曾把家里淘汰出来的沙发搬到村里的垃圾收集点。没办法,当时不知道怎么处理,就把它当普通垃圾扔掉了。”对于垃圾处理,家住白云区嘉禾街新科村的施先生如是说。

  新快报记者走访时发现,与施先生一样,市内不少居民都有过随处丢弃大件家具垃圾的经历。

  白云区城管局方面表示,由于大件家具回收价值低、运输成本高、现场拆解不便,再生资源回收从业人员大多不愿意回收,大件家具垃圾往往直接混入生活垃圾压缩处理,造成垃圾压缩设备及运输车辆损坏,加大了垃圾处理量,一些未能及时回收处理的大件家具垃圾,长期积压于压缩站或被堆放在城市街道角落,给城市市容和居民生活造成负面影响。据不完全统计,该区年均产生大件垃圾约1.2万吨。

  2014年,白云区废旧家具资源处理中心开始运营,该中心占地面积4800平方米,仅棚内就有3500平方米。具体运作模式是由区城管局划拨垃圾分类经费给区供销联社,区供销联社通过招投标的形式选定服务企业进行回收处理。目前,白云区已初步建立起街道定点存放、回收企业集中收运、专业机构拆解处理的分类处理模式,建立起家具回收处理网络。居民需要将大件家具放置在22个镇街的52个大件家具垃圾临时收集放置点,存够量后该中心集中上门收运,最终进行专业拆解,分类回收利用。白云区城管局公布了22个镇街大件废旧垃圾回收处理服务电话,居民可以通过电话联系环卫工人上门收取,工人会根据具体情况免费或者收取少量费用。

  近日,新快报记者走访位于江高镇珠江村的白云区废旧家具资源处理中心,看到院子里堆满了已经被拆卸出来的可回收废铁,棚内则集中了被拆卸下来的木料、海绵,以及仍没开始拆解的废旧床垫、沙发等。在现场,废旧家具的集聚区也是拆解工人的作业区。只见拆解工人手执镰刀在床垫四周划开一条裂缝,然后用不同工具麻利地把布料、海绵等杂物一一拆解。今年40多岁的韦先生从中心开始运营就在这里工作,单单拆解工具都有好几十把,像他这样的老员工,13分钟至15分钟就能将一床床垫拆解完毕,一个人一天就能拆卸完一车甚至更多废旧家具。

  “中心已经形成了废旧家具运输、拆解、处理一体化产业链,95%的废旧家具材料可以被回收再利用。”该中心负责人称,拆解下来的废木直接在旁边的废木回收中心处理,废弹簧、废海绵、废皮革等均能加工再利用。新快报记者了解到,一辆车可装下20件至25件大件家具,该中心每月约处理500车次的废旧家具,高峰时一个月回收量超过600车次,这些废旧家具主要来自城中村。今年截至7月9日,累计共处理大件废弃家具3026车次,垃圾减量约6100吨。

  ■越秀区

  现象:8年来垃圾全部无害化处理

  探索:18条街有专门的玻璃回收站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在越秀区,对垃圾基本上是先分类、再进行回收、然后处理,2010年至2017年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均为100%。

  为实现生活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的目标,越秀区在垃圾分类处理中,探索引入第三方企业化服务的模式,由企业将服务前延至垃圾产生的源头,将回收利用等作业与分类服务捆绑在一起,并根据回收利用的垃圾量给予补贴,形成了分类垃圾逆向物流,使资源得到重新回收利用,开拓资源循环利用分类分流处理新模式。以废玻璃和木质废弃物和餐厨垃圾等低值可回收物为切入点,在街道社区设置废玻璃专用回收板房点、废木材收集堆放点和餐厨垃圾处理站。通过垃圾分类分流处理,初步形成源头分类激励机制,实现垃圾处理资源化的目标。

  目前,越秀区在全区18个街道设置了21个便民回收板房点,作为废玻璃源头收购网点,由街道环卫站负责管理,每天开放回收废玻璃,环卫工人按吨领取加班费,企业到点计量收购,再由城管部门专用车辆运送到废玻璃处理中心进行资源化处理。同时,回收企业按照回收量给予街道环卫站协调管理经费补贴。目前,每月回收利用废玻璃350多吨。

  在白云街的玻璃专用回收站里,环卫工人余师傅告诉新快报记者,每月回收3吨多废玻璃。记者看到,这个废玻璃回收站有10平方米左右,墙壁上有玻璃分类示范、玻璃循环再造流程等,玻璃回收的好处也清楚说明:回收一个瓶子节省的能源,可以烧5壶水、点灯7小时、手机充10次电……

  同时,越秀区18个街道辖区内均设置了大件垃圾收集点和废木材回收点,环卫工人对旧家具等大件杂物进行分解,将废木材分类出来集中到回收点,再统一收运到厂,环卫工人 “谁分类废木材谁获利”。目前,每月回收利用废木材750多吨。黄花岗街道环卫站赖站长介绍,每月回收废玻璃6吨、回收废木材65吨、厨余垃圾毎月40桶左右(每桶120升)。

  目前,回收废木材每吨可获利220元,但需要城管部门的车辆来运,由于运力不足,仓储地方不够,有时只好让社会上的回收机构来收,这样获利减少至100元/吨。“出人工都不够,但又必须转运出去。”赖站长坦言,现在机团单位和餐饮机构的厨余垃圾已基本按规定,由环卫部门定时定点回收,统一处理,但居民方面并不理想,仍存在一定困难。

  ■近日,广州市第一一五中举行旧衣物回收活动,学生和家长一起参加。 新快报记者 朱清海/摄

  ■每月第三个周六,越秀区北京街都在辖内小区广场举办物物交换街坊市集。 受访者供图

  ■荔湾区

  现象:低值物品有害垃圾全回收

  探索:西村街建立了垃圾数据库

  在荔湾区西村街,各社区设置了废旧衣服回收箱,由专业单位定期回收。对于废旧玻璃和木制品,社区也有临时堆放的地方,由环卫人员或“收买佬”收集后送到西村街垃圾分类科普教育基地回收变卖,这就是低值物品回收。

  “我的主要任务是回收废旧木料、家具、玻璃瓶等低附加值的废弃物,每天必须把废物回收的详细数据记录在案,再交给促进中心汇总。”广州垃圾分类促进中心驻点荔湾区西村街的垃圾分类服务队队员贾新生如是说。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该街道已实现低值物品回收全覆盖,辖内设置了16个环保小屋、1个低值可回收物临时存放点、多个社区专项资源投放点,通过点对点的便民回收方式,实现资源分流和回收。经统计,自2014年1月至2017年6月,累计回收废木材2459.6吨、废玻璃405.2吨。

  此外,西村街也实现了有害垃圾回收全覆盖。按照“有害单独放”的要求,西村街根据有害垃圾量不大、体积小的特点,建立了有害垃圾单独回收体系。在辖内各个居民区(楼)入口设置挂墙式有害垃圾回收桶169个,并由专人定期回收,有效解决了此前有害垃圾容易混入其他垃圾的问题。

  “我们建立了垃圾数据库,由街道的垃圾分类促进中心组织专员通过走访摸查,对辖内机团单位、商铺、居民楼每天产生的垃圾总量及成分进行数据采集分析,掌握辖内垃圾量来源及构成情况,为具体开展垃圾分类提供科学支撑。”该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西村街通过“一库两推三覆盖”措施,辖区内垃圾分类及前端减量取得初步成效。经统计,西村街每天产生生活垃圾约50吨,目前通过分类分拣可回收厨余垃圾4.3吨及低值可回收物2.6吨,实现垃圾减量13.8%。

  ■黄埔区

  现象:生活垃圾低值回收成效明显

  探索:运营20个大件垃圾拆解中心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目前黄埔区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已经达到100%。据黄埔区城管局方面介绍,广州市生活垃圾分可回收物、餐厨垃圾、其他垃圾和有害垃圾四类,黄埔区每天产生生活垃圾以可回收物、餐厨垃圾、其他垃圾为主,有害垃圾占比极小(今年回收处理废油漆、过期药品等约3吨,废灯管1.5万多支)。其中有害垃圾统一交由市环境保护技术设备公司处理,餐厨垃圾制作生物质肥料,其他垃圾进行卫生填埋。

  目前,该区生活垃圾低值回收成效明显,全区建立并运行20个大件垃圾拆解中心,今年1月至11月拆解大件垃圾23万余件,共回收废木材3493.05吨;设立废旧衣物回收箱137个,回收废旧纺织品64.7吨;设立玻璃回收点6个,回收废旧玻璃1526.75吨。全区与 66个餐饮单位签订餐饮垃圾收运协议,1月至10月共收运餐厨垃圾9623余吨。分类收运体系逐步完善,全区共设立3条有害垃圾收运线路、6条餐厨垃圾收运专线、82条其他垃圾收运线路,新增各类垃圾分类收运车辆46辆,分类收运覆盖全区。积极探索智慧垃圾分类模式,在黄埔花园、黄陂社区等5个小区推行“源头减量,互联网+智能垃圾分类”,有效带动居民参与垃圾分类的积极性,做到了精准分类。

  ■垃圾处理那些出人意料的事

  想把旧家具卖给“收买佬”?

  没钱收还得倒贴

  随着旧家具资源处理中心的建立,遗落在白云区角落里的大件家具已越来越少。不过,在多个垃圾回收点,仍时有出现大件家具遗落的情况,一般只能由环卫工人自行拖回放置在街道的收集点。“居民现在还存有以前的旧意识,以前叫‘收买佬’收旧报纸还能卖钱,现在旧家具不但不能卖钱还得付钱叫人收,居民就不愿意了,这样的观念需要改变了。”白云区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如今社会对垃圾分类越来越重视,谁丢弃,谁就应该负责。另一方面,居民的环保意识还有待提高,应在日常生活中减少对大件家具的浪费。

  环卫工人把垃圾“一锅端”?

  下一环节会分类

  负责越秀区北京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社工张嘉俊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感叹,有关部门对于垃圾分类的宣传要加大力度。

  他说,居民在垃圾分类中存在着各种困惑,一是普遍对垃圾分类知识掌握较薄弱,搞不清具体分为哪四类,需要加强知识普及;二是社区内根本没有配置相应的分类垃圾桶,只有传统的绿色大垃圾桶,标识不明,容易混淆;三是有些居民看到一些环卫工人不论什么垃圾都统一放在一起收走,以为环卫工人不负责任,实情是环卫工人会在下一环节再集中分类。流程设计不合理,容易产生误会。

  此外,在北京街,每月第三个周六,在人民公园、小东营广场等地,会举办“以物换物”的街坊市集,交换的物品主要是一些日用品、小家电、书籍、玩具等。“我们希望通过物物交换,减少垃圾的产生。”张嘉俊说。

  公益机构回收旧衣有何用?

  多用于再生利用

  “很多人不了解衣物回收的去向和处理方法。”广州一家公益环保机构的负责人梁先生向新快报记者介绍,今年他们发起了“绿循环·旧有益”减废项目,从今年4月份开始,与高校社团、中小学、企业、社区合作,至今已回收了17.59吨衣物。对符合标准的旧衣物经过分拣、清洗、消毒、打包分类之后,无偿提供给有需要的地区和人们,其余的衣物则通过合规的环保企业进行环保再生利用,变成手套、拖布等可再生产品。

  梁先生说,该机构会邀请市民参观体验旧衣回收处理的流程,了解衣物从生产、使用、丢弃、回收的整个过程,以及衣物环保处理的有效方式,以打消他们的疑虑。

  至于回收的旧衣物,“需要再生利用的比适合捐赠的多。”梁先生表示,“减废”的目的是减少资源浪费,但就行动的初衷来说,“并非为了鼓励大家踊跃捐赠,而是希望更多人通过了解系统、透明的回收链条,让闲置衣物能够物尽其用,人人都能从源头上进行减量,让我们的家园和生活更加美好。”

责编:曲芮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