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现金社会”真的好吗? 瑞典人:控制服务器就能控制整个国家

2018-04-09 10:59 微信公众号“因吹斯译” 陈全

  在现在的中国,无论是商家还是消费者,都喜欢用移动支付来减少递送现金和找零的麻烦,很多人开始不带钱包出门,手机成为了搞定一切的万能工具,“无现金社会”的趋势看似已经不可逆转,甚至屡屡出现手持纸币却买不到东西的情况。而在瑞典,越来越多的人对自己的国家急于拥抱无现金社会感到担忧。

  为追求收银的便捷和高效,避免收到假币,瑞典越来越多的商店和咖啡馆开始拒收现金,很多消费者也已经习惯了这一点。

越来越多的瑞典商店和咖啡馆开始拒收现金。图片来源:Alamy Stock Photo

关注微信公众号“因吹斯译”,带你去看世界每个有趣的角落

  “现在的瑞典很好,我们非常幸运能生活在过去100年间最好的时期,”瑞典政治家克里斯蒂安·恩格斯特罗姆(Christian Engström)表示,他也正是最早一批反对无现金经济的人。“在其它国家,人们都知道不能无条件地安于现状。而在瑞典,大家似乎很难意识到这一点。”

  但最近瑞典中央银行行长的警告可能会改变不少人的想法,前者认为国家将可能陷入被私人银行完全控制的局面。

  瑞典中央银行行长斯蒂芬·英格福斯(Stefan Ingves)呼吁出台新的法律,以确保公众对支付体系拥有控制,他认为支付行为是一种“集体所有物”(collective good),就像国防、法庭和公共数据一样。

  “大多数国民都不愿将这些社会功能移交给私人公司,”英格福斯说。“显而易见的是,如果发生严重的危机或是战争,瑞典的准备将不甚充分,私人公司不会去为民众支付燃料、供给和必需品。”

  对于担忧无现金社会的人来说,这位央行行长的话帮助他们进入了主流视野,72岁的退休警官比约恩·埃里克森(Björn Eriksson)如是表示。他现在领导着一个名为“现金反抗”(Cash Rebellion)的团体。

  埃里克森表示,以前“现金反抗”的声音都被认为是腐朽老人支持的技术倒退。

  “当只有数字支付体系的时候,如果有人把它关闭了,你连保护自己的武器都没法买到”,埃里克森说。“如果有人入侵哥得兰岛(Gotland,为瑞典最大的岛屿),他完全可以把虚拟支付系统一关了事。没有其他国家会甘愿冒这样的险,他们将会保有某种替代系统。”

  从这个角度来说,瑞典离它著名的哲学概念lagom(意指绝佳的平衡)还有很远,因为完全无现金的社会是“100%过度”的发展。“这是个政治问题,我们正在把拱手让给造成垄断的瑞典大银行。”

  29岁的信息安全咨询师马蒂亚斯·斯卡雷克(Mattias Skarec)也认为,建立在技术基础上的体系注定不会坚不可摧。然后瑞典人还是被划分为了两个阵营:一部分人说“我们热爱新技术”,另一部分人则毫不感冒。“我们认为可以完全抛弃现金,只依靠技术生活,这太天真了。”

  斯卡雷克指出,近些年来,银行卡支付的弊端已经显现,只要知道银行卡号,掌控信息技术的人就能通过手机查询到持卡者的消费记录。诈骗犯已经学会了利用其中的系统漏洞来骗取大额钱财,有些老人甚至失去了全部的养老金。

  “我们远不如自己想象的安全”,斯卡雷克强调。更糟糕的是,从系统性来说,IT基础设施是相当不堪一击的。“幸运的是,很多拥有技术的黑客都是站在正义这一边的。但我们不知道事物会怎样进化,在今天想要攻击移动设备并不容易,但以后可能就轻而易举了。”

  银行也意识到数字支付系统并非万无一失,就像现存的现金系统一样。“当然会有人想从中谋利,但数字支付比起其他方式来说还是更为安全,”Swish的发言人珀尔·艾克沃(Per Ekwall)表示,瑞典银行旗下的Swish是现在瑞典最大规模的移动支付系统,就像中国的微信支付或是支付宝。

  “从宏观角度来看,移动支付让支付更加安全和高效,”艾克沃说。银行方面认为,选择移动支付是消费者作出的决定,所以这无疑是今后的趋势。

  但瑞典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大约7成的用户依然想保留现金,只有25%的人赞同无现金社会。瑞典各党派的议员也在近期的议会听证中表达了对此的担忧:“如果你控制了银行卡的服务器,你就能控制整个瑞典。我们不停地把钱交给银行,还得希望他们不要破产。”

责编:陈全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