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在世界杯上罚点球的,都是真男人

2018-07-11 10:54 环球网 陈全

  1990年世界杯半决赛,保罗·帕克亲历了队友斯图尔特·皮尔斯和克里斯·瓦德尔错失点球的时刻。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当埃里克·戴尔在对阵哥伦比亚的比赛中走向点球点时,保罗·帕克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当埃里克·戴尔(Eric Dier)走上前去,准备主罚英格兰队的第五个点球时,保罗·帕克(Paul Parker)内心紧张万分。在这场对阵哥伦比亚的1/8决赛中,戴尔替补上场后发挥平平,但他最终稳稳罚入了点球,将三狮军团送入8强。

  敢在世界杯上罚点球的,都是真正男子汉。1990年世界杯的半决赛上,英格兰与德国缠斗良久,最终将比赛拖入了点球大战。帕克站在球场中线附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千万别让我去罚点球。”

  时任英格兰主帅博比·罗布森爵士(Sir Bobby Robson)并未提前布置点球阵容,帕克预想到了加里·莱因克尔(Gary Lineker)一定会站在点球点前,而其他罚球手则要看“志愿者”们究竟是谁了。在最后一个名额仍旧空闲的时候,克里斯·瓦德尔(Chris Waddle)挺身而出,虽然他也并不想接受这一任务。

  不像今天加雷斯·索思盖特(Gareth Southgate)治下的英格兰队,彼时的英国人在赛前完全没有关于点球的部署,中场休息时也未曾考虑这一问题。在帕克的回忆中,那是第一支在国家大赛中经历点球大战的英格兰队。

  克里斯·瓦尔德在都灵举行的1990年世界杯半决赛错失点球后,洛塔尔·马特乌斯(Lothar Mattäus)走上前来安慰他。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摄影师:鲍勃·托马斯(Bob Thomas)

  虽然现在人人都会提前为此做好准备,但当时大家只考虑在90分钟内或是加时赛中取得胜利,没有人觉得点球大战会真的到来。而帕克一心希望的,是点球大战在前五轮就能分出胜负,不要最终让自己和门将彼得·希尔顿(Peter Shilton)都得上场。

  现在每支球队都会提前做好功课,比如分析某位门将经常选择的扑救方向等等。而在1990年,那时正是足球运动中的“点球学习期”。英格兰队首次面对点球大战,不幸败下阵来,准备的不充分也成为各界口诛笔伐的对象。

  如今每个人都说应该多多练习点球,社交媒体上的数百万人都成为了足球“专家”,似乎他们比业内人士有着更高明的见解。

  但当你在训练场上罚点球时,根本就无法体会到那种孤注一掷的英雄主义。训练中队员将足球放在点球点上时,他们不会感受到承载在戴尔身上的压力。所以说,点球大战的训练某种程度上也是“伪命题”。

  场外的人们必须明白,点球绝不像看起来那么容易。这就是为什么第一个罚球的得是大心脏的巨星,就像对阵哥伦比亚时的哈里·凯恩(Harry Kane)和1990年的莱因克尔一样,因为他们势在必得。当然也可以让他们最后上场一锤定音,但谁能保证点球一定会罚到最后一轮呢?2008年欧冠决赛的那个莫斯科雨夜,切尔西队长约翰·特里(John Terry)就决定最后出场,但换来的只是宿命般的滑倒。如果提前出场,他会收获更好的结局吗?其实谁也说不准。

  帕克在1990年世界杯半决赛中防守马特乌斯。图片来源:Professional Sport/Popperfoto/Getty Images

  很久之后,人们还在谈论瓦德尔罚失的那个点球,但这不是他的责任,在那届世界杯中他一直精神集中,表现出色。当瓦德尔转身走向球场中圈,帕克一边告诉自己“这不算什么”,另一边却紧张不已:“上帝啊,难道要轮到我踢点球了吗?”在这之前,他一直相信瓦德尔能够罚入点球,英格兰队会赢下比赛,然而最终事与愿违。

  罚失点球后的感受?简直是生不如死。帕克这样形容到:“那时我们离世界杯决赛仅有15至20分钟的距离,我正在半决赛中静待这一刻的到来。直到比赛结束后,我才回过神来,自己站在了一个多么广阔的舞台。”

  止步于半决赛或是在决赛中落败,哪个会令人好受一些?对于球员来说,都不是容易接受的结果。每隔两年(世界杯和欧洲杯交错进行)一届的大赛,总在激励着球员为冠军而奋斗,但是在足球世界中,最后的胜者才会为历史所铭记。而现在,索思盖特带领的英格兰队已经和大力神杯无限接近。

责编:陈全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