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租房违规转租为何屡禁不止

2018-09-27 10:45 北京日报

  一个月内,北京市已连续曝出两起公租房违规转租事件。在大批公租房建成投向保障房家庭的同时,为何会出现个别租户违规转租?记者近日连续调查发现,公租房违规转租过程中,租户获得的收益过高、但违法成本较低,另外中介和一些房产信息网站也在其中提供便利。专家建议,违规转租公租房可以引入联合惩戒,同时也要进一步加强技防和相关运营的管理。

  收益太丰厚 中介及房产网站提供便利

  近日,石景山区京原家园、朝阳区双桥家园和马泉营家园等公租房项目被媒体发现有个别房源擅自改为日租房。这已是本月曝出的第二起公租房违规转租事件。十几天前,朝阳区绿城北京诚园公租房被违规转租,所涉及的中介我爱我家、中天置地刚刚被暂停在朝阳区的网签资格,4户违规家庭也被取消保障资格。

  公租房违规转租,是因为申请门槛太低吗?

  相比大量守规租户来说,近来几起均属于个案。北京普通公租房在审核分配时,一直有收入、有无房产等“硬杠杠”。比如一对新婚夫妇在申请公租房时,既要名下均无房产,也要家庭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下。

  记者了解到,违规转租公租房的租户满足上述申请要求,促使他们违规转租的,更多是转租带来的巨大收益。

  公租房面向保障房家庭,租金明显低于市场价格。但个别中介及租户却低价租来公租房,转脸儿高价租给他人。据媒体报道,一套1700元月租金的公租房被中介以4900元翻倍转租出去,一年能挣3.84万元。

  不仅如此,愈发便利的网络也给不法中介和租户提供了便利。在曝出的公租房违规转租事件中,都是通过58同城、安居客等房产信息网站进行发布的。这些网站缺乏有效的审核机制,助推了公租房被违规转租。

  违法成本低 专家建议信用联合惩戒

  昨天市住建委通报的情况中,两户违规家庭被依规取消保障资格,且5年内不得再次申请,计入不良信用档案;稍早前违规转租的租户也面临类似的处罚。

  但在外界一些人看来,相比此前的违法所得,“取消保障资格”的处罚力度还是有点小。

  目前,《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规定,承租人转借、转租或者擅自调换所承租公共租赁住房的,由主管部门责令按市场价格补缴从违法行为发生之日起的租金,记入公共租赁住房管理档案,处以1000元以下罚款;有违法所得的,处以违法所得3倍以下但不超过3万元的罚款。

  同时,如果房地产经纪机构及其经纪人员提供公共租赁住房出租、转租、出售等经纪业务的,由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记入房地产经纪信用档案;对房地产经纪人员,处以1万元以下罚款;对房地产经纪机构,取消网签资格,处以3万元以下罚款。

  “在优化管理的同时,也应该加强惩戒力度,提高违规转租、骗租的违法成本。”中国房地产业协会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康俊亮建议,可以尝试信用联合惩戒的方式。以往单部门处罚措施有限、力度不大,多部门联合惩戒才能提高威慑力。

  防范跟不上 技术再高难堵运营漏洞

  对于防范违规转租,相关部门也想出巡查、门禁等多个人防、技防措施。面对公租房小区管理人员有限的现状,也曾对“人脸识别”的门禁寄予厚望。住建部门曾表示,本市公租房项目正在推广“人脸识别”技术,从而防范违规转租。租户入住前,会提前录入面孔等信息;后期一旦刷脸不通过,也将被拦在门外。

  位于丰台区岳各庄的阅园四区,是北京首个安装“人脸识别”的公租房小区。但记者昨天实地探访发现,尽管该小区两栋楼都有门禁装备,然而每扇门都被石块、灭火器支着,全部敞开。租户进门不仅不需要“刷脸”,甚至连一般的刷卡都不用。无论是否真正是小区租户,都能随意进出。“曾经收集过人脸识别所用的照片,但都入住一年多了,也没真正用上。”阅园四区的租户直言。

  记者了解到,阅园四区相关设备还在调试中,目前计划将“刷脸”装备从单元门口改到小区门口。

  在被曝光转租的京原家园项目中,小区单元门也装了刷卡门禁,依然是大门敞开,所有人都能畅行无阻。相关物业专家透露,不少小区居民都为图方便把单元门直接敞开,物业及相关管理部门也未进行有效监管,再高的技术也难以堵上运营漏洞。

责编:陈全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