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匠心:我见过“世上最快乐的表情”

2018-07-27 17:17 徐州新闻网

   “世上最美的表情,是劳动者那张热汗淋淋的笑脸。”

   当读到这句话时,我的脑海里蓦地闪过了汾酒酿酒车间的酒工们,离开杏花村已经许久,他们的模样在我记忆中逐渐变得模糊,但洋溢着快乐的热汗淋淋的笑脸却更加清晰。

因为他们的笑脸,不仅最美,也最快乐。

   罗兰说:“世间一切美味佳肴,都没有劳动结出的果实更甜美”,同理,也没有什么能比“看到劳动的成果”更快乐。

   快乐是什么样的呢?

   我感觉,大多数时候快乐是一种“认真工作”和“心灵生活”释放出的“表情”。

   这一点,我感受颇深。

   与管理汾酒生产的徐汾军主任聊天,不知不觉就会进入一种热情洋溢的状态,因为他提到酿酒时,兴奋的表情极具感染力。交谈过程中,没有倾诉辛苦、没有诉说苦难,有的只是乐在其中的“认真样子”,这让我想起“情怀”两个字。

   回忆起还在生产岗位时的工作,徐主任笑得很开怀。当他还是酒班组长时,常常和兄弟班组的组长“较劲”,即便是奖金只高出几块钱,他也会非常高兴。几块钱虽少,代表的却是胜利的喜悦,是精神上的满足感。对他来说,几块钱是小事,荣誉感是大事。

   徐主任表示,我们是一个共进的集体,但每个人也都会有一种“不服输”的心气儿,在彼此良性的竞争中,能收获荣誉与精神上的快乐。

   谈兴正酣时,外面隐约传来了一阵喧闹声。我们下意识地往外探了探头,徐主任解释说,他们这是干活儿干嗨了。看我们还是有些不解,徐主任又笑了,没有继续解释,而是站起身来带我们去一探究竟。

   喧闹声是来自发酵房,我们走近一看,有两位年轻的小伙子正在用铁锨取酒醅,围在一旁的工人或是数数、或是加油,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显然,他们在比赛出缸。

   “……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

   话音未落,距离我们较远的小伙子完成了他的出缸,他右手握着铁锨柄,将铁锨杵在地上,左手抬起,用手背抹了抹额头的汗,头轻轻扬起,喘着粗气、喜气洋洋地望着对手。落后的小伙子并没有着急,奋力完成了最后两锨之后,同样将铁锨杵在地上,双手握着铁锨柄,额头轻轻地贴在手背上,气喘吁吁地说:“下次再比!”

   两个酒班的比赛结束了,我们也再次回到徐主任的办公室。我不禁感叹:“快乐工作,不外如是啊!”

   “以前,我不理解我师傅赵工(注:赵迎路)为什么总想着往班上走,后来我从工作中体会到了快乐就明白了,因为那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徐主任说话时的表情总是很专注,并包含了一种彻悟,他说:“真正的快乐,是从痛苦、迷茫中走出来的。一旦获得这种快乐,工作就是一种享受,是‘累并快乐着’的内涵和意义”。

   如今,整个社会都在倡导工匠精神,什么是工匠精神?严谨专注、精雕细琢、精益求精?是,也不是。作为一种由内心觉悟而发挥技能效应的精神,“工匠精神”其实是一种境界,摒弃杂念,沉浸在职业化状态里并乐在其中。

   汾酒在行业中倡导的“快乐的酿酒人”,确实让我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状态和表情,我以为,这才是中国白酒“工匠精神”的真谛和未来。

   孔子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梁启超说:“凡职业都是有趣味的,只要你肯继续做下去,趣味自然会发生。”

   汾酒人的行为与两位先贤的思想奇妙地契合在了一起,他们深知,做好一份工作,“乐在其中”才是源头活水。

   因此,他们一直在快乐地劳动,并将酿酒车间变成了自己的“桃花源”。

责编:唐天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