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有“十景”,今有“十大”——论红木家具评选乱象

2018-01-26 10:34: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编者按:这个月的中下旬,一场由广东中山市某广告公司嫁接某商会在“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举办地一带主办的所谓“第八届中国红木家具品牌大会”系列评选活动因其推出的名目繁多的品牌奖项,如“中国红木家具四大艺术品牌、中国红木家具十大新中式品牌、中国红木家具十大影响力品牌、中国红木家具十大受欢迎品牌、中国红木家具十大创新力品牌、中国红木行业特别贡献民族品牌、中国红木家具特具影响力配套品牌、中国红木家具特具竞争力销售品牌”……广受各界评议。仅这场自封为“红木行业的奥斯卡奖”活动一次批发各类荣誉品牌近百个,据调查,直接或变相收费高达数百万元。然而,这家广告公司组织这类“批发”品牌证书已经历时数年,假戏真做,还自建了名品证书、真品证书、材质鉴定证书在线查询平台,系统化地按需求发放各种证书。

  眼花缭乱的光环头衔、鱼目混珠的评选结果,退休赋闲的政府官员专家齐上阵,不仅让行业从业人员深感困惑,一时也使得消费者陷入迷茫,公众不禁要问:这些评选活动是否规范合法?评选结果是否客观可信?

  一场收费卖牌的闹剧也带给了整个行业一次深度反思的机会。一位网友给人民网就此事发来了一篇观点文章,颇有深意,今与广大网友分享之,希望能给我们思考这个问题时带来一些启发......

  鲁迅先生在《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一文中指出,中国人大抵患有一种“十景病”。“点心有十样锦,菜有十碗,音乐有十番,阎罗有十殿,药有十全大补,猜拳有全福手福手全,连人的劣迹或罪状,宣布起来也大抵是十条,仿佛犯了九条的时候总不肯歇手”。

  鲁迅在文中断定,中国人所受的十字形的病菌,似乎已经侵入血管,流布全身。它沉重起来的时候大概在清朝。他哪里知道,他百年后的当今,十景病是越演越烈,远胜于清朝了。而十景病变异为“十大病”,并蔓延成流行病,更是前无古人,空前壮观的。

  十大影响力品牌、十大影响力校长,十大影响力图书;十大影响力楼盘;十大品牌排行榜、十大优秀上市公司、十大优秀电影、十大优秀家具、十大好人、十大领袖人物、十大名花、十大名茶、十大名茶、十大家具品牌,等等等等,如果愿意继续罗列,那是没完没了,根本罗列不尽。可谓“罄竹难书”。

  十大病的流行,说起来并不单纯。如果说鲁迅先生看到的“十景病”,只是清朝之前的“远村明月”、“萧寺清钟”、“古池好水”的归纳的话,大体还是属于文人们的唱和,或民风民俗的趋同,和利益并不相干。而今的“十大”的流行,涵盖面之广,几乎无所不包。“十大”的出炉, 似乎有种力量在推动,这力量来自政府、行业、机构和某个组织,当然也有自恋型,自己标榜的。这显然已经不是文人们雅集时唱和的结果。稍加关注,你会感到,“十大病”寄生于利益的腔体里,交集一体,简直不可分离。

  远的不说,别的不说,就说说我熟悉的红木家具行业所患的“十大病”。

    

  

  

  

  (配图皆取材于现实,仅供读者参考)

  2016年年初,某机构评选出红木家具“十大影响力品牌”、“十大售后服务品牌”、“十佳材料供应商”、“十大品质信得过企业”、“十强经销商”、“十强创新设计企业”、“十大消费者信赖品牌”等等,到了年终,另一机构评选出2016红木家具“十大风云企业家”、“十大影响力品牌”、“十大受欢迎品牌”、“十大创新力品牌”、等等,期间还有机构评选出“十大设计师”、“十佳优秀企业”、“十佳优秀个人”等,从年头到岁尾,大有你方唱罢我登场之势。多个奖项,多个机构,花样跌出的评奖,弄得行业雾里看花,看客如我,阵阵眩晕,到底谁是“十大”?满城尽是“十大”,“十大”还有魅力吗?我到过一些企业,企业的荣誉墙上,挂满了“十大”奖牌,一面墙,两面墙罗列开来,黄灿灿一片,气势磅礴。为什么红木家具行业“十大”如此之火? 究其原因,盖因利益所趋也。

  一方面,授予者,搞个活动发个牌牌,总要收点钱。“十大”、“十佳”牌牌听起来高大尚,红木家具行业竞争激烈,牌牌代表权威肯定,不信没人要。全国那么多家家具企业,怎么发奖呢?简单来说,谁在我的机构、我的杂志、我的网络上投的钱多, 我就给谁。当然有人会质疑我冤枉了授予单位,你看既有评选机制,又是专家评定,怎么会是只看钱?其实我一点也不冤枉他们,魔术的魅力在于障眼法,让你被骗还连连叫好,此类评选大约就是魔术的障眼法,如此而已。有的机构甚至连使用障眼法都嫌烦,干脆明码标价,你出多少钱就给什么奖,童叟无欺。我曾接过类似销售电话,问是否要类似“十大影响力”的奖牌,来电称,只要给他5000元,你要什么名称都可以。他还传真来他的单位,对方居然是国字头的某个协会。障眼法评奖和花钱买奖,本质上没有贵贱之别,结果都一样,卖方满足了市场需求,又生财有道。于是,便出现了“十大”“十佳”热热闹闹,道行天下。

  另一方面,对于获奖人来说,愿意花钱,且乐此不疲,原因有二:一是可以“装”,虽然老道一点的商家或企业,明知道“十大”的低劣,有总比没有好,我是“十大”,便多个噱头,可以在采访、宣传,广告时,多个形容词。在“十大”的光环里,陶醉一下,自恋一下,也可以装一下,当真了我是“十大”,牛吧! 二是可以“骗”,各位客商你们看,我获得多少个“十大”、“十佳”,这些奖项是国家颁发的(有些人把一些行业、机构和团体甚至个人也说成是国家),不假吧,我这么优秀,你买我的家具一定没有错。绝大多数消费者对于这类奖项来说,确实无力辨别真伪,你是“中国十大影响力品牌”,在中国的红木企业中,你是前十个厉害的,那我就买你的家具吧。沉浸在“十大”光环的笼罩下,一笔笔成交,不亦乐乎!

  当然,这里需说明一下,全国范围内不乏优秀的红木家具生产制造企业,有的确实注重家具品质,工艺精良,其“工匠精神”完全可以弘扬与宣传,给企业相应的奖项和荣誉,当属实至名归,应予尊重;有的企业品牌影响力巨大,所制作产品广受消费者喜爱,企业本身就是行业的领头羊,企业主是行业的领军人物,以政府或协会的名义给予他们褒奖和评定,当在情理之中;有的企业竞争力强劲,在市场经济中独占鳌头,雄视天下,获得包括 “十大”之类的奖项,并非虚夸。问题是,当一个个“十大”被炮制出来时,那些炮制单位有没有资格授予此类奖项?他们能不能够公正公平,科学有序的评定奖项?事实是,多数评选单位组织评选,用句法律术语,叫主体资格不适格。两年前,一家市场牵头评出国字头某类大师,连获此称号的人也清楚,此称呼纯属山寨,取得称号后都不好意思将大师“殊荣”印在名片上;类似评选如同儿戏,其荒唐令人发怵。更为厉害的是,某些机构评大师已经不过瘾,嫌低档,编结了一顶顶“圣贤”的帽子,待价而沽。照此下去,估计“神仙”之类评选注定为期不远了。如果只为利益考虑,奖项评定成为赚钱的手段,一切的奖项就会变得廉价;如果评选主体不适格,只会导致帽子满天飞,假货横行,鱼龙混杂,混淆视听,最终伤害的是真正有实力,有品牌,有担当的企业和个人。

  鲁迅先生说,在互相模造的十景中生存,一面个个带有十景病。此语可谓一语中的。如今,“十景”的模造越来越甚,却也成就了一批机构,一批企业。机构与企业找到了新型的生存模式,便越加膜拜“十景”,制造“十景”。红木家具的“十大”,十分顽强。即便身置弱势,也大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某个地区2000余家企业,申报参评“十大精品”的企业仅10余家,居然也能以10余家的规模评出代表2000余家企业的“十大精品”。岂不荒谬?这还是小把戏,一些机构为了掘金,巧立名目,行业缺什么补什么,比如诚信是关注的话题,那就在诚信上做文章,在貌似公平促进的掩护下,诚信被推上利益链条,等待着虚设的辉煌。

  当警惕,“十大”的蔓延,以及异变后化为更为道貌岸然的顽疾给人带来的危害。

  (声明:本文作者为人民网网友,文中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

责编:陈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