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管院贲圣林:新金融时代需要复合型人才

2018-01-25 16:09:00 东北新闻网 分享
参与

  1月10日,在“新金融·新发展2018金融发展高峰论坛暨2017中国TOP金融榜颁奖典礼”上,浙江大学管理学院财务与会计学系主任、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创始院长贲圣林应邀发表题为《新金融时代的人才新需求》的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整理自现场录音)

  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首先对“新金融、新发展高峰论坛”的举行表示热烈的祝贺,我今天带来的题目是《新金融时代的人才新需求》。

  大家可能关注到,最近美国的股市非常好。全球最值钱的公司苹果(Apple)市值大约9000亿美元,快要进入万亿美元大关。其他像Alphabet (谷歌母公司)约8000亿美元,亚马逊约6000亿美元,微软约6800亿美元,Facebook约5000多亿美元。当然,中国的腾讯差不多是6000亿美元左右,阿里巴巴将近5000亿美元。这七家是全球市值前十名中的新经济、新科技上市公司。这些公司的市值合计超过4万亿美元,超越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的经济总量。而我们发现,市盈率PE低于50倍、市净率PB低于10都不能算新经济。

  晓光(澳新银行中国行长、首席执行官及大中华区总裁,黄晓光)和我在金融行业奋战很多年。大家知道传统金融行业的市盈率和市净率比较低,比如花旗银行现在的市值才1000多亿美元。工农中建里,工商银行是市值最高的,在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中招商银行的市值将近8000亿,市盈率11倍左右,市净率1.7倍左右,比别的银行高很多,但和新经济还差得很远。很多银行,比如兴业银行,他们的股价低于账面值,这是中国银行业目前的一个现状。

  这些传统银行的估值背后是什么?其实和科技化程度、数字化程度紧密相关,我们心目中四大行里,工商银行确实网上银行做得最好;而股份制银行里,招商银行可能在数字金融、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方面做得最好。虽然招商银行有11倍市盈率,1.7倍市净率,但比起真正的新金融也是相形见绌,比如贝宝(PayPal)的市值现在将近1000亿美元,PE达到68倍。另外,比如在香港上市的众安保险,因为不赚钱,PE没法算,但市值却在1000亿港币以上。

  大家都想变成新经济、新金融的一员,那么新经济、新金融究竟新在哪里呢?今天在座的领导和嘉宾中,做传统金融的基本是打领带的,做金融科技、互联网金融基本是不打领带。媒体也一样,比如澎湃新闻是新媒体,人民日报是传统媒体。新媒体的人也不打领带,传统媒体的人则比较正式,1月6日我和人民日报一块办活动的时候领导是打领带的。

  新金融、新发展表现在哪里呢?主要是理念问题、思维问题、文化问题,当然也有互联网技术应用程度和效果的问题。大家为什么说新金融是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或科技金融,没有科技驱动的新金融是没有价值含量的,也是走不远的。

  新金融包括哪些?不只是互联网金融企业才是新金融。广义上,新金融应该还包含传统金融的数字化、智能化、互联网化。传统银行也可以做而且也在进行互联网化,姜建清董事长曾说工商银行就是全世界最大的互联网银行,指的是这个意思。同时,新金融也包括所谓的互联网金融新业态,像网贷、第三方支付等。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和互联网的金融化是相互融合、相互协作也相互竞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新生态。

  金融的本质是什么?金融是不同的主体之间,跨时间、跨空间资金的融通以及风险的转移。业界、监管机构和学者都在说,新金融没有改变金融的本质。新金融确实没有改变金融的本质,但它改变了金融的表现形式,改变了金融实现路径,提升了金融效率,大大降低了金融服务成本,扩大了金融服务覆盖范围。

  关于新金融的特征,我简单总结为七点:

  一是要素科技化。金融行业有各种生产要素,其中科技要素增加了很多。新金融时代,从人工网点服务到智能终端服务,从信贷审核到大数据风控,从报表监管到大数据监管,金融服务、金融风控、金融监管等每个环节都深深地打上新技术的印记。

  二是迭代加速化。新金融时代,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技术日新月异,不断地迭代,以蚂蚁金服为例,从支付宝2003年开始创立,到余额宝上线,到金融云推出,芝麻信用的开设,网上银行开设和无现金业务的推出等都是技术快速、加速迭代的结果。

  三是主体多元化。在新金融时代,不是某个大机构一统天下,也不是传统的四大银行一统天下,小机构、新机构也可以呼风唤雨,比如众安保险从成立到现在,也就三年多时间。金融服务的主体从传统金融机构迅速扩展到互联网企业、电子商务公司等等,第三方支付、互联网保险、网贷、众筹、网络征信等机构也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

  四是用户大众化。无论是包子铺、水果摊、便利店现在真的不好意思把现金拿出来,到处都是使用支付宝。朋友之间可以天天用微信发红包。享受金融服务主体从大企业扩展到中小微企业,以及广大的普通民众。

  五是市场全球化。浙大AIF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IMI)做了一个研究叫“银行国际化指数”,其中,中国银行的国际化指数平均在9.5分(总分100)。2016年,蚂蚁金服CEO刚刚上任就提出,“我们希望服务20亿人,60%希望是在海外”。我们发现,新金融的全球化扩张的速度远远快于传统的银行。我认为蚂蚁金服、众安保险推进全球化的速度一定会比传统银行更快。因为互联网金融是属于天生全球化(Born Global)。

  六是服务实时化。微信转帐、支付宝转帐、银行转帐现在基本是随时随地可以操作,也基本是实时到帐的。

  七是组织扁平化。新技术使得资金、人才、信息互联互通。互联网金融公司里,中层完全扁平,完全被迭代,中台、后台完全往前移。

  这七大特征对人才的需求有什么新的趋势呢?我自己的感受非常深。

  第一,科技人才需求急剧上升。领英做了一个调查,发现35%的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员工在做工程或做信息技术,这是2016年的数字,现在估计会更高。90年代的时候在银行里做IT人士基本到不了舞台中央,都在后面默默工作着,做前台的人非常风光。但今天的CTO、做IT的人站在了金融行业的中央。当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口号最近又有点回响,如果今天的金融企业没有点数理化的基础还真做不好金融。

  第二,法律人才需求可能会急剧上升。新的时代到来需要有新的规则。我们如何合规、如何监管,对法律方面的人才需求会大幅度提升。传统的专业人才,像浙大、人大都有金融专业,这方面的人才需求已经大大下降,除非金融专业的教学培养方案能够有改进。

  第三,因为组织的扁平化基本不怎么需要中层管理人员。比如,微众银行服务1500万人次,只有少数营销人才,管理人才。比如,网商银行的270万中小企业客户没有一个是做传统的前台营销的,虽然对产品经理非常需要,但对一般的营销人才不需要。这是新金融人才需求的新趋势。

  无独有偶,上周六我们和《环球人物》评过金融科技领域的十大领军人物、十大新锐人物。我特别把这“10+10”背后的学科背景、学位以及职业生涯做了分析。比如十大领军人物里有4个是技术背景的,新锐人物里也有4个是理工科背景的,博士的每10个有30%-40%是属于博士学位;领军人物里有50%是有跨国企业从业经历,新锐人物有30%的跨国企业从业经历。这也进一步说明,在新金融时代我们越来越需要的是复合型人才。”

  那么,如何衡量一个企业,一个行业究竟有没有足够合理合适的人才?最近,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和美国的韦莱韬悦公司做了一个金融科技行业的才商指数,看看金融科技的人才成熟的标准是什么。我们从人才的吸引、人才的配置、人才的激励与人才的流动四个维度来看金融科技行业,看金融科技企业的人才是不是核心人才。同时,作为行业标杆做了一个匹配度分析,看看它的人才储备是否充足,是否有赤字,人才与它的业务发展潜力是否相匹配。

  在新金融领域,只有美国和我们并驾齐驱。中国在新金融领域有很多指标都是领先的:在全球金融科技独角兽企业中,从数量看,35%是中国企业,40%多是美国企业;而从估值看,中国和美国基本是差不多的,特别是全球最大的金融科技企业里基本以中国为主,如蚂蚁金服、众安、陆金所等等。我们的交易量、用户规模在全球都非常领先,还有产品种类也非常领先。我们研究院做的金融科技生态的研究表明,现在中国有三个世界级的金融科技生态圈:以深圳为核心的粤港澳湾区,以上海与杭州双核引领的长三角地区,以北京为中心的京津冀地区。可以说,这三个中心城市群应该是目前世界级的金融科技高地。

  我们的新金融走到今天非常不容易,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市场的需求,得益于我们的消费者热切地拥抱新金融模式。我们虽然有些核心技术跟美国比还有差距,但应用技术是全球领先的,相对短板则是我们的监管规则,监管体制和监管能力。靠运动式整治一个行业是不可持续的,过去一段时间,国务院在整治互联网金融行业,这个初衷是对的也是必要的,但方式方法值得商榷。

  和美国相比,我们金融科技真正的科技含量是相对不够的。根据我们金融科技中心的指数研究结果,中国金融科技企业中北京的只有62%员工获得本科以上学历,上海是55%,杭州是52%。虽然我们不是唯学历论,但金融科技是个非常严谨门槛较高的行业,需要非常专业知识和技术能力的领域,专业技能至关重要。像备受社会关注的“互联网金融”企业钱宝网、E租宝的创始人确实都没上过大学,而且都是进过监狱、有犯科记录的。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有些“互联网金融企业”是披着互联网金融的外衣,但在做着不实甚至违法的东西,也反映出我们整个行业的FTQ(金融科技才商)还是有相当赤字的。

  新金融行业呈现两大趋势:一是中国领先全球,二是学界落后于业界,政府也落后于业界,在政、产、学中,产是走在最前面的。在座各位或许知道,目前中国教育部规定大学里的金融专业属于经济学科。经济学是比较理论、没有太多实战能力和技术的,而金融科技所需的确实是跨学科的、实战型的人才。因此,有些制度障碍影响了我们新金融人才的培养。当然,在新金融领域,学界滞后于业界不光是中国,美国也是如此。我在三年前(2015年3月份)到沃顿商学院讲新金融如何会“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时候没有金融科技Fintech这个词,我只能用互联网金融的英文翻译Internet Finance来解释正在兴起的新金融,现在美国(学界)醒悟了过来,而且推出了金融科技这个非常时髦的词汇。

  为了应对这一挑战,我们的做法是跨学科培养人才。在座的各位可能会说,贲老师我又不是学理工科的,我该怎么办?很多学生过来找我说我是学经济学的,怎么办?我认为,当然你最好可以成为技术方面的专家,但即便不能成为技术专家也要想办法懂技术语言,Speak Their Language;最起码你不要害怕技术,要努力亲近技术、了解技术。我对财务、会计、金融等专业的学生说,你们要和计算机、数学统计、生物等学科的人多交流,不要封闭在自己的那块领域。去年我有个本科生拿到了伦敦商学院去读Master of Finance (金融硕士)的奖学金,非常不容易,但她和我商量后最终去了斯坦福,而且不是商学院,是工程学院。我说你要想办法成为整个斯坦福工程学院里最懂金融的,反过来是金融专业里最懂技术的,她现在好像过得很开心。

  各位朋友,新金融是金融的新时代,新金融也是中国的新机遇,新金融(金融科技)也是普惠金融的新福音,因为如果没有新金融(金融科技),普惠金融很难真正实现。所以新金融是人类的新机遇,新金融是金融最好的时代,也是中国最好的时代,而对中国新金融而言更加是最好的时代。新金融的新特征对人才的需求提出了新的要求,我们不仅需要有懂技术的人,需要有懂规则的人(知道怎么构建规则、遵守规则),更需要有社会责任的、有情怀的、不忘初心的人。

  今天我作为学界的一员,期待和业界的、政府的、媒体的朋友一起共同培养有创新创业精神的、懂技术的、守规则的、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又红又专的复合型人才,共同打造风清气正、绿水青山的金融科技生态环境。只有这样,我们新金融才能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新金融才能更好地造福人类社会,中国在新金融领域的领先态势才能不断地持续扩大。

  谢谢各位! 

责编:陈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