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互联网大会: 马云非洲壮行 “女马云”乌镇上位

2018-11-09 16:19 北国网

2018年11月7日晚,网信办官网公布了新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高级别专家咨询委员会”名单。在9人中方成员中,马云连任联合主席,而跨境电商敦煌网CEO王树彤,被增选为新委员。

(一)马云壮行非洲

今年教师节,教师出身的马云,宣布明年的教师节将正式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继任者是CEO张勇,他本人将只保留董事和合伙人角色。

马云的退休,不只是发生在阿里巴巴企业管理层面。在今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马云亦减少出现频率,只保留了一个重要的幕后角色——高咨委联合主席。

高级咨询委员会(简称高咨委)作为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秘书处的机构,设立于2015年,一直由马云和法迪·切哈德担任联合主席。法迪切哈德(Fadi Chehadé)是互联网地址和域名分配机构ICANN总裁。高咨委旨在要求中外互联网领军人物为世界互联网大会举办出谋划策,为中国互联网发展献计献策。不得不说,这几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影响越来越大,离不开高咨委专家的努力与贡献。

与前两年高调出席并发表长篇演讲相比,今天马云虽然还出现在乌镇大会官方的嘉宾名录里,但露面明显低调。著名主持人杨锐评论道”没有马云的乌镇大会,像没有赵本山的春晚”。但其实11月6日,马云在乌镇,第二次当选高咨委联合主席。

马云的内心,依然充满了最初的梦想。

故事要从2016年说起。2016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日程进入第二天,2016年3月23日中午,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身份出席的马云出席“e-WTP:互联网时代的全球贸易规则”主题午餐会,呼吁全世界建立一个e-WTP(电子世界贸易平台)的平台。

此后,马云遍访全球,与各个大洲的国家谈e-WTP。在24小时通关、税收优惠等层面推动世界各国支持中小企业。半年之后的2016年9月,eWTP正式写入了G20公报。 2017年3月21日,eWTP首站落户马来西亚。

2018年以来,马云三次到访非洲,将eWTP(世界电子贸易平台)带到这片大陆,卢旺达是第一站。卢旺达政府与阿里巴巴共同建设非洲首个eWTP项目。2017年首次到访非洲时,马云说,“非洲不是个赚快钱的地方,到这里来一定要长远思考,一定要为当地解决问题,为当地解决就业。”

或许就是马云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所说的那句话——他的退休不是一个时代的结束,而是“一个时代的开始”。

马云在阿里巴巴内部花名是“风清扬”,我们在他远行非洲的背影里,看到了侠的洒脱与侠的温暖。

(二)新委员是个女“马云”

一个时代的开始,先行者注定是理想与价值。

这个社会,赋予一群人、一个行业、一个社会发展以理想和价值塑造的,直接程度莫过于教师这个职业了。

在马老师继续担当联合主席的同时,高咨委在乌镇迎来了另一位教师。

媒体报道,出身清华大学教师的王树彤,在本届乌镇大会上增选为高咨委委员,她是9名中方委员中,唯一一位女企业家。

王树彤,互联网江湖上,一个并非耳熟能详的名字。

但中国互联网的先行者们都熟识她,她曾是微软最年轻的中国区高管、思科中国唯一女性高管。

中国80后的第一本网购图书,大多来自一个叫joyo(卓越)的网站——1999年,王树彤在雷军说服下加盟中国最早的B2C电商卓越网,并担当首任CEO。王树彤、陈年、雷军成为卓越网的三驾马车。

初涉电商的她,在纳斯达克崩盘的恐慌里带领卓越网黑马逆袭。2004年,卓越网被亚马逊中国收购,王树彤对这一段的经历进行了深入的反思,她决定,与其在B2C的红海里厮杀,不如去寻找一片蓝海。2004年,王树彤创办中国首家B2B跨境电商在线交易平台敦煌网(DHgate.com),成为当时中国第一个可以实现支付、物流等全功能的综合电商平台。

而当她昔日的小伙伴陈年历经凡客的极速辉煌与衰败后,王树彤这些年与敦煌网一直低调前行,甚至在外界看来有些不温不火。与动辄上千亿美元估值的互联网新秀相比,敦煌网(DHgate.com)年均100亿人民币的GMV,看上去十分不起眼。就好像郭靖,出大漠,下江南,学功夫也傻傻愣愣,比不得那些天纵英才招眼。

然而,凭着一股韧劲与执着,守卫襄阳城的,不是那些人才风流,正是这个大巧若拙的郭靖。

与丛林法则的野蛮生长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王树彤所创立的跨境电商,目前的主营业务是将中国产品卖给外国中小零售商,在获得利润的同时,也让外国的中小零售商,可以获得发展机会。

“我不相信赚取价值链的每个增值环节的商业模式是可持续的,合作伙伴会处在焦虑之中。你在对方的家园,你在对方的市场里,你要尊重对方的主人地位。你不是征服者,你是赋能者”。

在主持乌镇大会“数字丝路”分论坛时,王树彤这样开场:

“今天是11月8日,历史上的11月8日发生过很多事情,其中一件我个人觉得尤为重要,那就是在1971年的今天,全球第一款民用计算机微处理器,Intel 4004诞生了。在今天看来,这款处理器非常简陋,运算能力不及在座各位手机的百万分之一,但这是一个伟大的里程碑,因为,在4004之前的人类第一款微处理器,是用在F-14雄猫战机上的CADC,一颗军用芯片,它的目的是战胜对手;而4004是世界上第一款民用处理器,它的目的,不再是战胜对手,而是合作、沟通与共赢。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思维的转变,开启了人类伟大的互联网历史。

正是凭借这种共赢的女性思维,在国内并不著名的王树彤,在国际舞台,却一次又一次,以韧性与优雅,为中国争取着可贵的理解与尊重。如果我们回溯近年来每一次APEC工商咨询理事会的新闻照片,在中国代表——众人脸熟的宁高宁先生旁边,另一位目光沉静的大陆正式代表,正是APEC工商咨询理事会(ABAC)中小企业联席主席、G20工商峰会(B20)中小企业联席主席——王树彤。

当瑞典中国游客的伤痛,与进博会的自豪,同时充溢于我们胸中之时,我们在思索:一个伟大的民族,终究该获得世界怎样的认同与尊敬?

在7月24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APEC会议上,王树彤在女性午餐会上,用英文发表演讲时说:

我们生活在不同的时区里,而这些时区的差别是如此之大。我们不能将自己时区发生的进步认为是理所当然,并基于此猜想其他时区也是如此。发现世界的真相,是行动的第一步。我们不能改变时区,但我相信,APEC Woman Connect的使命是,基于数字技术,构建更多的基础设施,让该地区不同时区的女性,拥有选择和改变的权利。

法国作家罗曼·罗兰曾经说过,

“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发现世界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她。”

做独立的声音,而不仅仅是回响。

我们自己,正是我们所追寻的改变。

11月6日,王树彤出任高咨委委员后,选择了以“坚信理想”对抗并解决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野蛮生长问题。

“这几年中国作家写的最著名的一部科幻小说叫《三体》,《三体》里面有一个理论叫黑暗森林法则。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猎人,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因为你不知道对方是敌人还是朋友,所以最安全的方法是把他当成敌人。这个理论非常流行,目前我们看到的许多摩擦,根源就是这种思想。互联网精神的本质,是一种共赢的非零和思维,中国不相信黑暗森林法则,中国正通过互联网,拥抱整个世界。今天,在乌镇,让我们摒弃黑暗森林法则,让我们相信共赢的力量。”

(三)互联网江湖侠义与温情久违

原谅我,拿明尼苏达州那起跨越中美两国的涉嫌性侵女大学生案说事儿。

刚刚过去的周末,明尼苏达州读者群最庞大的报纸《Star Tribune》一万字长文报道说,他不顾女大学生的反对,有进一步的接触,他此时还说了一句话“你可以像邓文迪一样”。几次挣扎后,女大学生表示自己说了好几次不,最后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原本可以成为侠者,他透露着强大,但衡量侠,最根本的因素,从不是强大。

2018年,京东成立20周年。这家中国互联网企业的雄性荷尔蒙过剩,和明尼苏达州的这起严重的涉嫌性侵案只是一个巧合,这像极了一个互联网丛林的寓言。

2018年,滴滴流年凶煞。在南京的美团出租车上,我问司机,为什么不开滴滴?他说“我恨滴滴。” 然而,美团决断杀伐的背后,倒不如说是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个滴滴。我们仍然没有看到侠的侧影。中国互联网“丛林法则”,既有震惊世界的凌厉与成就、也有不择手段的聪明和“萝卜快了不洗泥”的硬伤。

中国互联网整整30年的时间,尽管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创造了卓越的贡献,但与互联网行业本身而言,无论是百家争鸣还是BAT三家分晋,30年的时间不过只是从“草莽时代”走进“蛮荒时代”,从PC时代的通过插件植入病毒与木马,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APP常驻后台私下上传用户隐私信息,从欺骗用户到压榨用户,从产品功能设计层面演化到公司业务模式上的“作恶”,中国互联网商业的发展史里充斥着太多的反面教材。

无论是崇尚技术还是信仰商业,支撑整个互联网发展的丛林法则向来都是“唯快不破”。技术更新要快,创造商业价值要求快,平台发展要快,商业变现要快……一切在“快”的支配下,互联网正在道德失序与价值伦理溃退的边缘徘徊,曾经的互联网情怀似乎正不可逆转地进入变现时代。

从百度为赚钱向企业贩卖治病贴吧,到携程为逐利向客户提供虚假机票,中国互联网企业在蓬勃发展的同时,其为逐利不择手段、道德缺失的一面正在集中彰显出来。当互联网经济被政府定义为“互联网+”的战略地位时,其影响已经不仅仅是少数行业。

如何寻回中国互联网久违的那份“侠义与温暖”?这是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共享共建共治的初衷所在。

2014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马云回应“天猫假货”时就说,很多人讲电商有很多问题,假货、知识产权问题、炒作信用,这一系列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是乐趣所在。这个问题是技术、社会、教育、文化各种因素合在一起才有可能解决。”

“互联网不仅仅是一种技术,不仅仅是一种产业,是一种思想,是一种价值观”。

(四)侠义与温情,从乌镇开始

很多人可能觉得,以理想重塑互联网发展之价值,几乎约等于一句政治正确且属于正确的废话。

然而,“世界是由执着的笨小孩设计的,聪明人都生活在其中。”

马云当年的理想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随着阿里巴巴的不断壮大和商业版图的不断拓宽,以互联网力量几乎影响了一代人的生活变化。由此,人们看见了马云以及阿里的成功,总会多少生出一些错觉,认为中国互联网真的已经到了相当成熟的地步。然而,几乎与马云同时起家并走类似电商路线的王树彤和敦煌网,十四年的时间才做到100亿元,这似乎又在说明,中国互联网走向真正影响世界,尚有相当长的路程。

路途遥远的另一个表达,便是要坚定理想,注重发展的质量,以“正则通”的价值为指引。否则,依照当前一些互联网无视商业伦理,漠视社会道德的发展模式,注定难以走远。

野蛮终究会进化,规训与惩罚终究会形成。

2014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当马云阐释互联网企业背德背信背后的原因时,王树彤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关键词“平衡”,这两个字来自于一封她写给自己的信——其实现在的我更喜欢“平衡”这个词,包括阴阳平衡、工作和家庭的平衡。

这与信奉老子的马云,理念上如出一辙。对于当今互联网发展而言,所谓平衡,体现在冰冷的技术与导人向善的价值平衡,商业利润获取与社会道德伦理维护的平衡,追求短期利润变现可能与长期发展质量的平衡。

没有利润的企业,是无法存活的,同样不能创造价值的行业是无法走远的。这是王树彤跻身高咨委带给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方案。

过去三十年的时间里,中国互联网发展都有男性掌握,男性所推崇的狼文化,让互联网在中国获得了空前的进步。但同时,狼本身的凶猛以及男性视角的粗狂,也成为中国互联网草莽生长中极为明显的标签。于是,要开启中国互联网发展新的时代,注定需要更多女性力量和女性视角本身拥有的柔软、细腻以及关怀,让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有更多的温度,更多的温暖,更多细致的价值产生。

尽管这种她力量,无法像狼文化那样凶猛前行,却可以稳步前行,温暖前行。

智利女作家伊莎贝尔阿连德在《幽灵之家》中说:“男人需要尽其所能,而女人就是要尽男人所不能。”

此次王树彤的入选,或许,能够让中国互联网发展进程中,多些温暖的价值,多些理想的光辉,以减弱丛林群狼环伺之恶。而这,也正是马云所期盼的互联网一个时代的开始。

卢梭说:世界就是一本女人的书。

2018年,乌镇,我们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这种温暖,来自马云远行的背影,也来自一位叫王树彤的中国女性,14年来,阿甘般的漫漫独行。

“别小看,童年时在麦田奔跑,给你的力量”,

在王树彤微博的页面,我们再次读到了这种温暖。

责编:郑媛媛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