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爱喝江小白 传统白酒受冷遇

中秋佳节将至,家庭聚会无缝衔接,一场接一场。闲话家常之间,长辈斟满你的酒杯。一杯杯白酒下肚,辣酒穿肠过的你,是否想念朋友聚会的酒吧里,那一杯威士忌兑可乐和伏特加鸡尾酒。

如果你不喜欢白酒,那么你和全世界绝大多数人都一样。作为世界六大蒸馏酒之一,白酒除了上了年纪的中国人爱喝,全世界几乎再也没人愿意喝了。中国白酒一直未能像白兰地、威士忌、伏特加、金酒、朗姆酒等其他烈酒一样,在全世界范围内获得广泛认可。

八大名酒出口量 不如一个厨房用酒

据了解,中国白酒的产量占全世界烈性酒产量的38%,但在全球烈性酒市场所占份额却不足1%。

据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1—9月,我国白酒出口量和出口额分别仅为1.2万千升和3.5亿美元,分别占白酒产量和销 售额的1.2%和1.5%,且主要消费群体仍集中在海外的华人华侨,远未进入世界主流消费圈和文化圈。值得关注的是,在这些年出口量中占大头的,并不是我们熟知的贵州茅台、五粮液,而是厨房用酒。

2015年海关总署的分类统计显示,广东珠江桥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180万升的年出口量,成为中国白酒出口规模最大的生产企业,而该企业生产的珠江牌广东米酒,多用于烹调。

从全球范围的影响力来看,中国白酒的市场占有率与中国白酒自身的深厚文化底蕴相比,存在着明显落差。近年来,中国白酒“走出去”呼声极高,众多中国白酒企业、海外华商也已经开始布局国际市场,比如茅台、五粮液、洋河等,但收效甚微。

六大蒸馏酒之间的差异,无非原料和酿造方法。六大蒸馏酒的原料,无非富含果糖的水果和富含淀粉的粮食。酿造方法总体来看,都是发酵蒸馏贮存,有时候还需要一点勾兑技巧。

从理论上来说,白酒是唯一主动加霉菌参与发酵的品种,因此,它的口感百转千回,与同样是高度数无色的伏特加相比,有明显差异。白酒的复杂口感,来自于酒曲中的霉菌。酒曲酿酒,使白酒中含有大量的醛类,醛类和醇类发生酯化反应,形成了不同于其他蒸馏酒大类的“浓郁香味”。

白酒分类复杂 百口百味

同是中国白酒,但又有不同的酒体风格。不同香型之间,风格差异太大,分别占据着各自的市场,很少有人对所有香型大爱无疆。老酒鬼喝酒都要讲究个的酱香、清香、浓香型分类。但是在建国之前,至少在国家层面上,香型分类是不存在的……大家都是按照各自的口感喜好来喝酒。

比如民国时期,以胡适、鲁迅、闻一多为代表的知识界,大多青睐温柔细腻度数低的黄酒,以宋美龄、陆小曼、陈立夫为代表的名媛绅士界,则多喜好时髦名贵的洋酒。建国后,喜爱白酒的人民当家做了主,国家也就开始把白酒作为重点发展对象。

1979年,中国轻工业部举办的全国评酒会中,白酒开始按不同香型分类。

酱香型酒:酱香突出、幽雅细腻、酒体醇厚、回味悠长;

浓香型酒:窖香浓郁、绵甜甘洌、香味协调、尾净香长;

清香型酒:清香纯正、诸味协调、醇甜柔口、余味爽净;

米香型酒:蜜香清雅、入口绵柔、落口爽净、回味怡畅。

怎么样,看完了是不是只看懂了“蜜香”两个字?这些说法对绝大多数消费者而言,很不“友好”,让人云里雾里。

数据分析,中国市场主要以浓香型占据着大半壁江山,其他香型分别拥有忠实的消费者,整个消费市场呈割据状态。

但是,不管是哪个香型的白酒,都很难像伏特加、威士忌一样加冰、空口喝,也不大能兼容果汁饮料、雪碧、冰红茶。白酒复杂的浓郁口感,在年轻人和外国人看来,是难以接受的,这也是中国白酒消费老龄化和出口难的最大原因。

如果不是对白酒有着长期饮用的习惯,或者说无与伦比的好奇心,要接受这个“火辣辣”的杯中物还真是有点难度。所以白酒难在外国飘香也就不难理解了。

老外受不了高度数

不管是哪个香型的白酒,复杂的口感加上高度数,都很难像伏特加和威士忌一样加冰,空口喝更是难以接受。中国酒的辛辣口感,高度数,这些老外都不喜欢,觉得是嘴巴里在着火。想要白酒风靡世界,首先要把白酒的度数降低,口感做简单,利口化之后,自然符合世界主流消费的口味。

英国《金融时报》一篇白酒国际化的报道称,曼哈顿Lumos联合创始人、调酒师奥森·萨利切蒂认为,白酒强烈的味道可以是优点,但其高酒精含量是个问题。

中国酒业协会副秘书长宋书玉曾指出,白酒企业走国际化道路一直受困于产品度数难以与国际烈性酒接轨的问题。业内人士指出,低度白酒不是高度白酒加水,或者简单低度化,而是在更高技术水平上的低度化,技术含量要求很高。白酒降度,这是个有难度的技术活。

近年来,国内江小白做低度酒比较有特点,将白酒度数降到了40度,更有一款25度的酒——据说可以大口畅饮,吸引了不少年轻消费者的关注。

各大名酒企业在消费需求指引下,其实也都在探索低度化之路。像五粮液、泸州老窖、剑南春等在内的名酒企业均推出了降度化产品。剑南春有46度和38度。国窖1573则也有了38度产品。

口感国际化,轻口味高粱酒受欢迎

但是,度数降下来,也要改变中国白酒的复杂口感。世界主流的白酒酒体,像伏特加、威士忌,口感都比较清爽,强调花果香、谷物香、泥煤香、烤面包香等口感。而中国白酒强调酒糟香、窖泥香,这些并不受老外喜欢。

许多老板都觉得口感“terrible”!

“喝起来像石油。”

“好喝吗?明明就是腐烂的卷心菜的味道,又像是油漆稀释剂。”

“烧焦的轮胎味儿,像氨水的味道。”

……

所以,让白酒口感更清爽,更干净,更国际化,解决不同的喝酒习惯,也是影响白酒能否走出去的重要因素。一向强调清爽纯净口感的江小白,在国内老酒鬼都不喜欢,但它的轻口味高粱酒在国际上反而备受欢迎。据报道,江小白多款低度酒在“布鲁塞尔国际烈酒大赛”等多项国际专业酒类赛事中“屡获金银奖”,而且其产品畅销亚洲、欧洲、大洋洲等地的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金融时报》报道说,中国白酒的推广者们正努力在海外为其创造一个更时尚的形象,将中国酒变成酒吧饮品,一些酒吧的饮品单上现在已经出现了以白酒为基酒的鸡尾酒。纽约曼哈顿的Lumos就会用江小白这样的酒体,与杏仁牛奶、香料混合,做成杏仁鸡尾酒。

老外喝酒不但用餐时喝,酒吧、户外甚至办公环境里,都常是人手一杯酒。有许多酒,调制成鸡尾酒后可以像喝饮料一样喝。在这一方面,江小白的做法值得学习。江小白产品推出之初,做纯粹、顺口、甜净的国际化口感,这样的产品,有作基酒的先天条件。加冰,加果汁,加饮料,做成各种混饮也就不足为奇了。当前,用江小白加各种果、软饮料做混饮,也已经在国内开始流行。

在韩国、欧美国家的餐厅和超市陈列架上,不难寻到江小白的身影。Facebook上,也有老外晒出同江小白的合影,对其大加赞赏。白酒的出口路,任道而道远。希望不久的将来,中国白酒能在世界市场占领一席之地,有更多个江小白。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