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营收下降原因,或因蘑菇街推动商家品牌化

美国东部时间12月6日,蘑菇街(NYSE: MOGU)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中概科技时尚第一股正式诞生。除去收窄的亏损和增长的GMV,蘑菇街营收上的下降引发关注。对此,谈谈个人的看法。

2018财年营收相对2017财年的下降难免让人对蘑菇街心存疑虑,但仔细分析公司公开资料便可发现,蘑菇街的收入主要由三大板块构成,分别是营销服务收入、佣金收入和其他收入。三大业务板块两年半的收入数额,呈现出一降(营销服务收入,即广告收入)两升(佣金收入和其他收入)的趋势。营销服务收入主要指平台上的资源位营销服务收入,而佣金收入则来自平台上商家交易额的提成,其他收入则包括平台为商家提供的创新类技术服务等。

过去两年半的时间内,蘑菇街三大业务板块表现出“一降两升”的特征。“降”的是营销服务收入。2017财年,蘑菇街营销服务收入为7.40亿元人民币,但在2018财年这个数字降低到4.77亿元人民币。将2019财年上半年(2018年4月1日至2018年9月30日)的营销服务收入与2018财年上半年(2017年4月1日至2017年9月30日)的营销服务收入对比,同样也是下降的。但与此同时,蘑菇街平台上实现的成交总额(GMV)不减反升。2018财年,蘑菇街的GMV为147亿元人民币,相较于2017财年的11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4.6%;2019财年上半年,蘑菇街GMV达7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4%。

GMV的持续攀升直接导致了蘑菇街佣金收入的攀升。2018财年,蘑菇街佣金收入为4.1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8.0%;2019财年上半年佣金收入为2.1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2%。

值得注意的是,2019财年的上半年蘑菇街整体的收入还实现了同比增长。

看到公开报道显示,目前,蘑菇街正在通过供应链支持、技术创新等多种手段,帮助达人、主播与商家完成品牌建设、获取品牌溢价并持续提升销量。

这应该是蘑菇街两年来发力达人和主播深度赋能、商家品牌建设时想要看到的一个结果。“一降两升”也许体现了蘑菇街所说的“三边网络”的作用,达人更好地聚合粉丝,为商家提供更多更优质的曝光。商家也通过他们的传播得到品牌的强化和溢价的提升,同时用户可以得到更满意的使用体验。

这或许就是蘑菇街为了“时尚目的地”这一定位而坚持的商业逻辑及模式,从而扩大平台的可持续性发展空间。看起来,这是一家非常清楚自己要什么的公司。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