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宇新专访:鲜明独特高质量 就永远有观众

2019年夏,伴随着灼灼夏日,一场火热的文化盛宴如火如荼,电视剧、电影甚至是音乐领域,皆爆款频出,一再点燃人们对音乐、影视的热情。观众总会为优秀的内容买单,“内容为王”的创作铁律也一再被证实。内容生产者们总要回归理性:“只能还是从创作上努力”。

近日,记者对话青年编导庄宇新,电影《爱情的牙齿》《隋朝来客》、电视剧《长安三怪探》都由他一手操刀完成,业界评价他为“一位创作趣味挑战极限、难以界定个人风格的多极导演”。作品跨界电影、电视剧,庄宇新始终坚持自编自导的原创之路:“有自己的切入角度和鲜明的人物形象,故事有能打动观众的扎实内容,就会有你的观众和市场。”

《爱情的牙齿》:十年“疼痛”创作历程

2007年,庄宇新创作了电影处女作《爱情的牙齿》,讲述了一个女人在不同成长时期遇到的三段感情,从16岁到40岁,每一段感情的见证,都伴随着一次身体上的疼痛。几十年以来,女主角钱叶红从遇上爱、懂得爱、到最后对爱的惘然和麻木,她一直用身体上的疼痛去理解爱情的面貌。“爱与疼痛”,这个文学作品中最常见的主题,在这部电影中阐释得透彻而尖锐。影片最终获得多个电影奖项,女主角颜丙燕也获封金鸡影后。

《爱情的牙齿》背后,是一个长达十年的“疼痛”创作历程。庄宇新说在最初读到这个故事就被打动了,于是他开始了剧本创作与寻找投资的历程。这十年间,他拒绝了很多有吸引力的条件和捷径,“比如选择一个名人做监制或用投资方指定的女演员。”把女主角钱叶红交给了“演技保证”颜丙燕,庄宇新自己也事无巨细全身心投入,甚至抵押了自己的房子,借了一笔巨款,颜丙燕知道庄宇新的窘境之后,主动提出说片酬不要了。回忆起这段创作经历,庄宇新不无感慨:“这部电影能拍成很不容易,简直是在用生命搏斗。”疯狂而勇敢的投入,不是盲目自信,彼时的他其实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片子拍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因为缺乏经验技术上出现瑕疵,庄宇新对样片不满意,他毫不犹豫选择了重拍。

《长安三怪探》的“破局”之道:类型翻新辟突围新路

2014年,庄宇新任编剧、导演,将自己执笔的侦探悬疑小说《长安三怪探》影视化,出品了同名电视剧作品。电视剧根据小说的章节分为五个单元:连环案,牡丹劫,人狼变,孽海缘,焚心剑。晚唐时期的长安城内不断发生离奇连环命案,三个性格、经历迥然不同的“三怪探”独孤仲平、韦若昭、李秀一机缘巧合结成探案同盟,行迹生死场、铲除罪恶。庄宇新集原著作者、编剧、导演“三位一体”的创作方式,最大程度保证了《长安三怪探》的“原汁原味”——电视剧高度还原了原著作品逻辑严密、高智商悬疑的风格,收获一众忠实剧粉:“有意思的探案喜剧,收获颇多唐朝知识点,有好编剧好故事极其重要啊!演员们演得也好!值得追看!”“没有强行反转,也没有把小概率事件混在一起强行悬念,一切都很合理,最让我惊喜的是没有强行解说,而是让观众自己慢慢带入,这样的设定太罕见了!”“呈现了长安的夜市、坊市制度等很良心,这是剧本底子好。”

“其实古装探案戏很早就开始流行了,作为一个对中国观众有持续影响力的类型,寻求创新时很容易走上的一条叙事空间拓展之旅。”庄宇新认为:“把唐长安城放在故事的核心位置,以这座城市的格局、制度、风貌、气韵作为案情展开推进的一个基础性因素,或者说,以‘重置中的想象’为手段,让长安扮演探案‘类型翻新’中的一个角色。”于是长安城成为探案故事的有机组成部分,唐长安城的风貌元素在电视剧中一一展现,如各种族人等的杂居、坊市分开的城市格局、宵禁制度、上元灯节,长安城的影像魅力展露无疑。

“但重要的不只是发现长安这个城市的魅力,而是在这个空间里,同时给出与这个空间匹配的人物塑造、桥段编织,主题开掘等方面的新意。”庄宇新又阐释到:“我觉得长安的魅力恰恰在于它的市井性,我更关心它辉煌影子之下普通人罪与罚的可能性。所以《长安三怪探》不只是想展示市井生活画卷,还想展示人心在罪与罚之间迷失与救赎的苦旅。在保留情节的起伏性同时颠覆部分的探案类型规则,比如不是所有的案件都需要查得水落石出(《孽海缘》单元),主角可以完全误判失算(《焚心剑》单元)等等,在这种颠覆中,高大全的开挂探案人看不到了,人性幽暗而又丰富的另一个层面就会展示出来。”

筹备新作再“立新”:创作性驾驭类型叙事  

从电影《爱情的牙齿》到《隋朝来客》,再到电视剧《长安三怪探》,庄宇新坚持自编自导的原创之路,每一部作品都展现出截然不同的风格,或文艺晦涩,或娱乐至死,或开辟风潮。内容生产者的困境永远在,“突围的钥匙还是在类型叙事的杂揉、翻新、改造、创生上。”庄宇新不无感慨:“好在这些年来,影视产业化的发展,使类型成了大家都认可的一个概念,知道了主流商业故事都是类型化的,在类型规则之间,其实有着无穷的闪转腾挪的创造空间。”

《长安三怪探》播出后,庄宇新选择花时间沉淀,去了美国访学,也在一直在潜心打磨自己的下一部电影作品。“剧本已经反复打磨了三年多,是一部爱情加登山类型的电影”,庄宇新透露道。而对于可能和即将上映的登山类型电影《攀登者》题材“撞车”,庄宇新心态乐观:“(《攀登者》)会在受众中带热这一对中国观众相对陌生的类型,是好事。再说类型的世界里,并不讲究绝对新的题材占领,而是看对类型叙事规则的组合运用的能力。我相信已经找到了爱情和登山类型独特的组合角度,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只要你有自己的切入角度和鲜明的人物形象,故事有能打动观众的扎实内容,就会有你的观众和市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